页面未找到-财经网
    页面未找到-财经网

赵晓:国家资本主义的怪圈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09年11月10日 10:46

北京科技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赵晓表示,国际金融危机让我国实体经济受到巨大冲击,民营经济也遇到了空前挑战,为此中央政府采取了一系列保增长、保民生、保稳定的政策举措,包括前不久推出的国务院36号文,进一步扶持中小企业的29条,这些措施不仅抑制了经济下滑的局面,还有利的改善了民营经济的发展环境,提升了民营企业应对危机,增大发展的信心。同时国家推出了四万亿的投资和十大产业调整振兴规划,政府投资和银行的信贷等经济资源大都配制到国有项目当中。出现了国进民退的现象,部分地区和领域甚至出现了国有投资对民营经济相对挤出的状况,在社会上引起了大家的热议,人们有两个担心。一个是怕政策有变,二怕走回头路。 现在是历史的关键时刻,我们的的确确是要坐在一起好好谈话一些问题,否则出了一些问题不知道原因。其实祸患是在出事以前埋下的。我们的的确确出现了国进民退的现象,我很明确的不同意洪行长的意见,他认为制度安排应该是鼓励民营企业发展的,现实中由于当前经济衰退才出现了短时期的国有的强势。我不这么认为,我一直关注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的问题,一直关注中国所有制,01年以前,中国有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就是要加入WTO,所有人持欢迎、期待的态度,大家希望借助WTO能够更大的开放,同时开放带动改革,使得中国制度安排更加成熟,也包括民营企业,借此机会能够进入到新的发展阶段。 当时有一个如意算盘是这样,经济学里有一个智猪博弈,民营企业好比是一头小猪,外资企业好比一头大猪,大家希望借助WTO,一起享受国民待遇,借助外资把许多的制度和政策拿到之后享受。我发现01年之前谈判桌上应该有三个代表,一个是国有资本、国际资本还有一个民营资本的代表,因为WTO谈判有点像第二次世界大战的雅达协议,几个列强过分利益边界。而我发现民营资本根本没有,01年是一个标志,加入WTO中国人希望开放促进改革的思想没有实现,跨国公司来说只要满足我的利益要求就够了。所以看到国际资本长期植入,国有资本越做越强,而民营资本越来越边缘化。民营企业本来希望借助WTO,享受同样的国民待遇完全落空。这是第一个标志性事件。 第二个事件是04年,因为01年加入WTO,02年中国汽车和房地产开始起来,03年进入经济过热,04年第一季度投资增长43%,然后进行调控,我记得我收到过蒋总的短信,他不理解宏观调控怎么把刀砍向民营企业。这个宏观调控实际上是微观调控,表面上是市场调控,实际上是行政调控,这个事件的标志是当时民营企业正在进入重化工领域以及现代服务业领域,但是政府要宏观调控,就不引起新的重化工业上马,甚至上马的项目格杀勿论。这以宏观调控作为契机,给了民营企业第二次打击,所以民营资本全部汇聚到加工制造业,我们看到碰到国际金融海啸,加工制造业是面向国际市场,现在国际市场又不行了,所以整个民营企业溃不成军。中小企业去年有30万家以上处于到底和半倒闭的边缘。 第三个事件就是从去年11月5号中央提出四万亿扩大内需的战略举措以来,我们看到四万亿投资90%以上进入国有大中型企业里,而民营企业没有办法从里面分享四万亿的大饼的。本来我们看到前面经过2001年WTO制度安排,经过04年宏观调控打压,民营企业已经奄奄一息,本来应该进一步加大,让民营企业焕发活力,以此对抗目前的经济衰退,但我们的做法是凯恩斯主义,而不是邓小平思想,我们采取经济刺激的办法,都到了国有企业那里去。这是猪生病了给牛吃药。在房地产这些领域,房地产原来属于垃圾行业,没人干,后来民营企业在里面捡垃圾捡到黄金了,之后国有企业进来了。他资金吃的太饱了,中华一季度首信中国银行就给了4百亿,这么多资金他吃饱了,所以进入了房地产。国有企业可以获得更多的资金,第二获得资金的成本比你低,民营企业在这个市场上面临着国进民退甚至相当一部分企业家会淘汰出局的局面,这都是有背景的。 所以我们看到进入本世纪以来,中国的经济模式并不是越来越朝市场化方向走,不是走向越来越成熟、标准、规范的市场经济,我们开始走向一个怪胎,我称之为国家资本主义,第一点表现就是国进民退,国有企业越来越强,民营经济越来越边缘化。第二个表现是重要的能源原材料以及最重要的生产要素牢牢的被政府控制,甚至越来越控制。比如资金,完全被政府控制。土地,全国人民卖地只能卖给政府。第三管制越来越严重,有段时间早餐都有管制。包括主持人问,好象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谈,我卖给你,表面是跟你合,其实背后是一个扭曲的制度安排的结果,我把你所有路逼没了,你只能嫁给我,你不嫁给我你没有地方可嫁。而且要你自愿嫁给我,这背后有一个无赖、变态、扭曲的、畸形的制度环境,制度环境不公平,所发生的貌似公平的交易实际上本质是不公平的。 我还在想,现在中国人均GDP已经到了3千美元,接下来我们未来十年可能到一万美元。中国将来真正需要,其实越来越多是服务业,比如金融、医疗、教育,如果你看一口牙,我有一个朋友花了15万,相当于跑了一辆车。比如教育,据说在北京如果想上人大附中,教育部长签字才可以,副部长都不管。我们知道北京的医院,如果你去挂门诊,也许凌晨三点排队都排不上。这些领域显示出是非常短缺的,也显示出里面存在巨大的市场空间,也包括金融、保险、证券等等,将来中国人的需求将从基本的需求用品转向服务用品。但是我们这些都是进不去的,你想进入石油石化不太可能,你想进入金融业不太可能,你说办个学校,幼儿园都不行,办个医院也不行。如果维持这样的体制,民营资本只能搞加工业、出口,国有企业他已经在进入到竞争领域,这个我们不谈。将来中国最有前景的现代服务业里,都是民营企业没有获得平等准入的条件的。假如一直是这样一个状况,将来会对中国经济产生什么影响? 我觉得政府最重要的是给民营企业创造平等竞争的环境,不需要政府帮着民营企业把外资排挤在外。我们就是要求公平,而不是超国民待遇。而中国的民营企业需要做什么呢,我觉得应该需要从野蛮生长走向文明生长。


页面未找到-财经网
页面未找到-财经网
页面未找到-财经网
联系我们 会议通知订阅
 有关《财经》年会、论坛的合作及参会事宜,请联系会议部
刘女士 +8610-85657519
传真:+8610-65885022
conference@caijing.com.cn
中国北京朝阳门外大街22号泛利大厦19层 (100020)
如果您对《财经》会议有兴趣,我们会第一时间将最新会议情况发送给您。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90027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56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