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未找到-财经网
    页面未找到-财经网

吴晓灵:金融危机之后的中国金融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09年11月12日 17:56

        金融是促成经济发展的重要推动力,但是偏离了为实体经济服务宗旨的金融也会给经济带来致命的打击。金融可以为经济提供跨空间跨时间的资金配置,但是偏离自我清偿力的债务融资会埋下金融动荡的祸根。
        此次金融危机的根本在于没有注重发放按揭贷款的时候注重贷款人的偿付能力。高风险可以带来高收益,但是我们的风险和贷款的发放应该是建立在偿还人的现金流的基础上,过去发放次级按揭贷款的时候,更多是寄希望于低利率的环境可以持续下去,房价不断上升。贷款人既使是还不了贷款,抵押物足以还款,这就是把一笔贷款建立在沙子的基础上。
        建立在沙滩上的产品在此基础上衍生许多的衍生产品,CDO,CDS等等,过度的衍生使金融吹起很大的泡沫。用新的货币扩张摆平一个周期的动荡,同时也会为下一个动荡埋下更多的隐患,世界不得不以通货膨胀或者是资产价格的上涨为不断增长的货币扩张买单,自上个世纪70年代美元与黄金脱钩之后,几十年来世界在经历着这样的一种阵痛。
        从美国的货币发行来看,这次金融危机使我们清醒地看到货币永远是货币,金融资产是无法替代货币的。尽管共同基金过去可以和支票账户在一起起作用,因而这次在金融危机中共同基金也跌破了面值,不得不寻求美元的支持。
        商品价格可以不上去,多余的货币必须有去处,1994年之后一直到2006年,美国的房屋价格在急剧地上升,最后引了次级按揭贷款的大量投放,因为他们寄希望于房价继续上升下去,贷款人可以用他的房屋资产归还贷款,而不是靠贷款人的现金流。
        当房地产泡沫破灭之后,房价一泻千里。在股票指数方面,1993年之前,涨的并不是太多,在1993年之后是急剧上升。在石油价格方面,在1990年前后有过一个高峰,在2000年之后也有低谷,现在是急剧地上升一直到2008年的7月。
       总的结论是货币当它产生过多的时候,最终会有一个出口,不管是商品,还是资产,大家都在讨论未来中国的货币政策的走向,我个人更关注中国的金融政策,所谓的货币政策是指中央银行对货币供应量的调控,而金融政策是指所有的金融活动是管严还是放松,在人类进入信用货币时代,创造出来了中央银行这样一个精巧的机构,其责任就是要把货币的创造控制在市场所需要的范围之内,美元得益于是全球主要的结算货币,因而可以轻易把国内的矛盾多发货币转移到全球去,现在中国的货币仅仅是在一国之内,这么多大量货币发行必然会带来通胀的压力。
我想,保持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而不是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应该是明年的货币政策的取向,在这样的货币政策的取向下,我个人认为必须要放活非银行信贷的各种金融活动,这是第一个明年金融政策的原则。第二,应该在坚持风险控制的前提下放活各类金融活动。黄金现在的逆势上涨就是社会对信用货币不信任的一种标志。在信用货币的制度下只有银行能够发行。第三,大力发展不创造货币的金融活动。
       我们放活各类信贷活动的时候更要注意风险的控制,在控制金融活动的时候,能够把审慎监管的原则也加入里面,就会对银行的信贷控制有比较硬的约束,这些风险指标的监督才能让商业银行产生内在的自我约束的力量。
       过去世界在金融创新的时候,创新了许多进入核心资本的债务,比如银行发的次级债,可转换债等,这次银监会提出来要把银行之间相互持有的次级债从核心资本中扣除,这个方向绝对是正确的。但是为了考虑不给银行的信贷带来过大的冲击,新的增量采取完全扣除,老的逐渐消化,这也是一个稳健的方针,另外控制贷款的集中度,这个集中度除了客户的集中度之外,更重要的是行业分布的集中度。
       再有我们的信贷活动应该坚持实需的原则,最近银监会发放固定资产管理暂行办法、项目融资业务指引、个人贷款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银监会坚持的原则是古老的真实票据论与可偿还原则,银行当初发放银行券又要保证银行券与金属货币兑换的时候,保证银行券不过多发行的原则,你是真实交易需要的,票据就是真实交易的一个纸凭证,如果逐渐又发展为可偿还性原则,看一个客户尽管不做商业贸易,但是做投资,有未来的现金流可以归还的时候,用可偿还性原则也可以,这些贷款都应该用在经济的实体发展中去。
       我们在控制银行信用货币创造的时候,既要有量的控制,也要有质的控制,质的控制就是信贷活动的真实性。如果美国的金融界不违背信贷原则发那么多的次级按揭贷款,如果在那样没有坚实基础的信贷产品基础上创造那么多的衍生产品,也不至于到今年的金融危机。
       银行控制二套房的贷款成数,首付的比例关键环节不光在风险控制上,更主要在货币的创造上。中央银行与银监会制定第二套房首付比率提高,目的不仅仅是如果买二套房偿还风险大了,所以要提高首付比例,我个人认为不是如此,而是要控制针对住房这个商品特殊信贷创造不能太多了,因为这个贷款贷出去的钱有固定的指向,从风险防范来说,可能贷款买二套房的偿还能力可能高于享受优惠贷款买第一套房的,我相信会有这样的现象存在,有钱的人才做投资性的购房。
       除了考虑商业银行自身的资产风险安全之外,我们还要考虑总量上的货币创造的控制,各类金融活动的风险控制也主要是控制其杠杆率,我们发债的时候,特别是现在要发放收购兼并的过桥贷款等等,也就是说一个企业的债务率对你所用的工具,债券或者是其他债务性的工具偿还能力是影响很大的。
       还有一个是保证金的交易,这次出了这么多的问题,其实许多大量的衍生产品用保证金的方式交易,用极低的金额撬动极大的交易额,这是很危险的。还有我们推出融资融券,这是市场需要的,我非常支持,但是他同样面临杠杆率的问题。还有是非银行金融机构与商业银行的资金往来,企业与银行往来有比例的限制,但是非银行金融机构当把所有其他的金融活动放活了之后,与银行的资金往来也一定要有比例的限制,否则银行所有的资金运用,不管运用到何处都会创造货币。
       总之,货币政策环境下如何让市场经济更加活跃,出路只能在管住货币的时候放活各类金融活动,但是各类金融活动的放活一定以控制风险作为我们的基础。


页面未找到-财经网
页面未找到-财经网
页面未找到-财经网
联系我们 会议通知订阅
 有关《财经》年会、论坛的合作及参会事宜,请联系会议部
刘女士 +8610-85657519
传真:+8610-65885022
conference@caijing.com.cn
中国北京朝阳门外大街22号泛利大厦19层 (100020)
如果您对《财经》会议有兴趣,我们会第一时间将最新会议情况发送给您。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90027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56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