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未找到-财经网
    页面未找到-财经网

贾康:瞄准政策着力点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09年11月13日 10:51

        当前经济运行已经顺利从前低转入后高,今年8%的目标实现没有悬念,我们确切无疑地摆脱了一个笼罩我们的通缩紧缩的压力和阴影,同时我们也没有面临现实的通货膨胀压力。 现在要看最主要经济政策着力点放在什么地方。我个人的观点认为这是非常难得的发力调结构,专方式,促改革的良好时机,这对中国三步走的战略意义不用多说了。这是我们应对世界金融危机的冲击,取得前面的显著成效之后非常值得珍惜的一个实践窗口。
       宏观政策方面,我个人的看法是基本框架不应该改变,这个基本框架是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以及一定的刺激力度,保持这种刺激力度,但是微调和相机抉择是必要的。货币政策已经在微调的概念下有所收敛。财政政策运行的要领与货币政策类型,也是有相机抉择的问题。基本的框架不光是现在不用变,我认为下一个阶段明年以及相连的一两个年头都不一定有改变的必要性。
       现在中国经济运行还有什么不确定因素呢?主要是来自外部,外部的不确定因素现在看起来与上半年看起来乐观成份高得多,谁也不敢说完全就可以避免不确定因素。这是需要进一步观察的。
       另外,如果说这一个不确定因素所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不会出现像雷曼兄弟公司倒闭那样大的事件,我们就按照这样的假设考虑,历史经验可以给我们提供什么启示?宏观政策要退出,必然会表现为淡出概念下逐渐调刺激力度。
       上一轮应对亚洲金融危机,98年一季度数据出来以后,当时带有仓储特点的,建国之后出现积极性扩张财政政策,其延续期是六年多时间,一直到2004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才明确宣布了由积极财政转侧转为稳健的财政政策。在变化过程中有一个节点2000年,朱镕基同志当时在国外一个场合说,中国经济出现了重大转机,国内一些重要的学者已经写文章登在报纸上,认为中国的经济拐点出现了。很快决策层发现美国新经济时候出现的转折也有泡沫破灭之意,我们下一阶段可能会面临新一轮的压力,很快就强调要继续坚持实施积极财政政策。
       果然在2000年下半年和2001年我们又有一个相对而言压力比较大的发展过程。到2003年受非典冲击,有非常悲观的论调,认为当年整个GDP的增长速度会掉到5%甚至是更低的水平上,实际结果是我们成功应对非典冲击之后,2003年整个国民经济一路高歌猛进,2003年实际增长是两位数10%,这个时候还没有人正面谈积极财政政策退出的问题。一直到2004年的初夏,在上海的世界扶贫大会上,当时的财政部金人庆部长讨论政策转型的问题。
       现在看起来,这样六年左右相对低迷期实行扩张政策的发展过程放大来看给我们一个经验性的印象,中国在90年代以后每次阶段转换都是五年左右,又把这个经验叠加了,我们可以往前追溯1992年,到1997年是经济高涨期,一直到亚洲金融危机爆发。五年多的时间我们的政策要降温,98年启动积极财政政策到2004年又是五年多一年的时间,是相对低迷期,2003年成功抵御非典之后,一直到2008年上半年又是差不多一个五年,也是经济的高涨期。在2008年秋天,明确进入我们以扩张政策的经济低迷期,如果就我们的经验来讲,这个经济低迷期不可能一两年就过去了,我们已经启动了四万亿的政府投资计划,实际上跨越了三个年头。2008年追加了1040亿,在09年要把剩下的9千亿用出去,现在用了一半了,这个政策框架里面是应对这样的低迷阶段,而不是一个年头的表现。另外中国经济的五年左右的阶段转换。在全面开放情况下与世界经济有联动关系的,世界经济里面最大的经济体是美国,美国占世界经济总量的1/4左右,中国现在只占6%左右,我们曾经把美国和中国两个经济体90年代以来的经济增长速度在直角坐标系比较,发现前面说的五年左右的转换,中国总体上说与美国高度吻合的,在实质上中国是落后于美国半年到一年,或者是一年多一点的时间,美国有一个相对稳定的拐点之后,中国要跟着变,比它晚半天到一年的时间,如果按照这样的经验比较的话,现在美国一般预计有三年左右的时间,才能走出这次称之为衰退的低迷期。
       前面已经有一年左右,其对中国的影响有半年到一年,又和我们前面说的五年经验是吻合的,我个人不认为许多研究者孜孜以求的模型,能够做精确预测的模型能够起多大作用,不得已看这些经验的东西,这次的经验是,中国的经济低迷期与美国主要的经济体联动在一起发生影响的时候,我们在增量起作用,但是在整个盘子会跟着人家走,要往前看三年甚至是更长一点的,需要有政策自下而上发生托举作用应对危机。
      这是我对退出时机轮廓性的勾画,这种认识隐含的是,与上次亚洲金融危机的操作很类似。我们首先要把已经确立的扩张政策,四万亿的投资计划大体实行完,现在没有必要慌里慌张改变这些一揽子计划,实行完了以后根据时机走一段看看,如果要退出的话,在官方的表现上不会当时宣布,会采取淡出的方式,如果做的差不多才会正式宣布转型,如果宣布转型以后是大局已定,2004年刺激力度在不动声色的情况下慢慢降下来,2004年正式谈转型,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给其定调是大局已定的事了。■

 


页面未找到-财经网
页面未找到-财经网
页面未找到-财经网
联系我们 会议通知订阅
 有关《财经》年会、论坛的合作及参会事宜,请联系会议部
刘女士 +8610-85657519
传真:+8610-65885022
conference@caijing.com.cn
中国北京朝阳门外大街22号泛利大厦19层 (100020)
如果您对《财经》会议有兴趣,我们会第一时间将最新会议情况发送给您。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90027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56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