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网》首页 杂志 会议 我的财经 订阅中心 English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财经》年会2010:预测与战略
吴敬琏主旨演讲     2009年12月23日 15:08
字号:

  何力:大家下午好!欢迎各位回到下午财经年会的现场,接下来为我们发表主旨演讲的是一位令人尊敬的、真正的中国的知识分子。改革开放以来,他一直倾力于改革市场,并一直给予了我们《财经》支持和帮助,下面有请著名经济学家、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吴敬琏先生发表主旨演讲。有请!

  吴敬琏:诸位下午好!

  我今天要讲的题目是《只有实现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才能够真正的走出经济危机》。

  去年这个时候,我们的财经年会我是参加了,主持了一个讨论,财经给我出的题目是从三架马车的状况,从投资、消费和出口这三架拉动中国经济增长的马车的状况,来预测未来中国经济的走势。拿到这个题目以后我就有点犹豫,想不清楚三架马车的状况跟未来的走势之间是什么关系。

  当然,这是一个当时很流行的一种说法,因为过去我们的经济主要是靠这三个需求支撑的。在经济危机发生以后,消费需求没有起色,而出口的需求大量减少。于是,我们的经济增长就走下坡路了。要预测未来,用一个什么样的分析框架呢?就是看未来一年、两年,这三架马车会是一个什么样的走势。一面讨论,我们一面想,通过三架马车去预测我们未来的走势,能不能测的出来?后来在总结的时候,我就把这个问题带给我们的会议了。就是说我觉得很明显,所谓三架马车这样的分析框架,从需求分析未来的走势,很明显他是从一个凯恩斯主义的短期的宏观经济来的,短期的宏观经济的方式主要是四个需求,投资需求、消费需求、财政赤字和进出口。这样一个分析在我们经济学来说,这是一个短期分析,凯恩斯本人说的很清楚,他这套分析是做的短期分析。长期分析来说,这还是要靠市场,要看市场的走势。通过市场使得结构能够优化,我也说不准这个事情,就是提出了这么一个问题。

  我觉得要分析我们未来的走势,恐怕还是要用所罗伯索罗阐释的生产函数来分析。时间过了一年了,这一年的情况怎么样,如果从三架马车来看,我们需求确实有很大的增长,四万亿投资,每年两万亿,十万亿左右的贷款,使得需求拉动了我们的回升,按照年率化环比回升已经回到了我们最好的时候。

  在今年再来未来的一、两年,应该做一个什么分析呢?听说今天上午有很热烈的讨论,但是我现在经过这一年,我更加明确地认为用凯恩斯主义的短期分析的框架,来分析现在的问题是不行的。很明显的看,需求的怎么是什么地方的增长?我们一直希望不是今年,而是很多年来,一直认识到中国经济有一个很严重的内部的失衡,就是消费率太低。这个状况这一年有没有改变呢?没有明显的改变。消费率稍有增长,没有很大的改变,进出口仍然是负的,我想说一句,这里面出口总量意义不大,但是出钞才是能够支撑增长的,进出口仍然是负数。而增长在什么地方呢?增加的就是投资。

  这就是说,从短期分析来看,这个状况没有大的改善。在没有大的改善这样一个需求结构,它是不是能够支撑我们未来中长期的持续稳定增长?恐怕不能够。那么,怎么才能够增加最终需求?也就是说,怎么才能够增加消费需求呢?这就是我们面临的问题了。

  现在有各种各样的建议,比如说要很快的把社会保障体系建立起来,社会保障体系建设起来,对于增加消费需求确实有作用,但是是两条,第一是改变人的消费预期,这个时间过程是很长的。第二,对于人的消费行为的改变影响也不是很大。还有别的建议,比如说更大规模的发消费券,让老百姓消费,还有像家电下乡补贴这种花钱去让老百姓消费。这个办法有利有弊,利的方面是为带动消费,弊的一面是花钱让人消费,而且政府花钱花多了以后就加税,加税会减少人们的收入和削弱经济基础。所以,这也不是一个最根本的办法。我认为最根本的办法,恐怕还是要在生产结构上面打主意。

  说到生产结构上打主意,我觉得用到马克思的一个说法很正确。马克思说过“以什么方式加入生产,就以什么方式加入分配”。或者用现在经济学的说法,各种产出可以分配为要素生产者的收入。所以,要使得我们的老百姓,我们的普通劳动者和我们的专业人员,这是主要的两个劳动阶层,他们的消费增加最根本的问题还是要增加他们的收入。现在,这个问题很大,一方面就是普通的劳动者,最典型的就是农民工,农民工不是不愿意消费,他的收入不够怎么消费?另外是一个专业人员,这是一个很值得我们注意的情况,就是我们现在的毕业生就业状况不是很好,看到各个地方上的报道就是蚁民的聚集区。就是像蚂蚁一样的人的聚集区,他们是受到更等教育的人,听说月薪2000多块钱的薪水,是许多许多人去抢这个职位,往往还抢不到。要他们消费的办法,就是他们能够加入生产,他们从生产中获得收入。

  那么,回过头来我们看,经过索罗重新解释过了生产函数,这个产出是四个因素组成的,就是四方面要素所有者的因素。这包括了资本的收入、劳动的收入、自然资源和所谓的技术进步,产出是由这四方面的要素所生产出来的。那么,我们过去增长方式或者是叫发展方式,它是依靠两个东西,主要依靠的是投资。另外依靠了自然资源投入,也就是土地投入,这个投资也好,或者说土地自然资源也好,收入者主要是政府,当然也有一些很有钱的人。这些人他们的收入增加,大概对于消费的提升都没有什么作用。那么要让我们的生产依靠什么呢?要依靠另外两个,一个就是普通劳动者,就是说增加就业,另外一个就是所谓的技术进步,是什么样要素呢?就是知识的进步,主要是专业人员的收入增加。我们的生产结构,是依靠这样两个结构为主,一个是劳动的投入,一个是技术知识的投入。那么,这样一些专业人员和普通劳动者他们的收入就会增加,而他们的消费偏好是高的,消费倾向是高的,储蓄倾向是低的。

  这是什么意思呢?我们从消费支出说起,说到增加这些,最主要的消费者的收入怎么来?要改变生产的结构。就是要从原来的主要依靠投资,依靠自然资源的投入,转化为依靠就业的增加,依靠技术进步、效率提高。这是什么意思呢?用一句我们说了十几年的话来说,就是转变发展方式。所以,我认为我们要真正的提高我们的消费率,要改善我们的需求结构,从根上说要从发展的方式、要从增长的方式、要从依靠什么样的要素,从根上下功夫。也就是说要实现从1995年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第九个五年计划的建议,提出来的转变增长方式,后来过了10年以后,又在2005年中共中央“十一五”建议和后来的人民代表大会提出的“十一五”规划里面体现出来。这个问题并没有解决,所以最近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又指出来,明年我们工作的重点就是要促进结构的转变和发展方式的转变。

  现在从社会上来说,一直有人做了这样的讨论,对于转变发展方式,觉得失去了信心。对于这个事情,我觉得我们需要进行一次认真的讨论。有人认为远水救不了近火,我们试了一下结构情况变坏了,有人觉得经济矛盾就是出在这个转化上。我觉得对于这个问题,应该进行认真的讨论。

  从危机发生以来,从各地的调查来看,哪一个地区、哪一个行业、哪一个企业,在转变发展方式上和在提升产业上做的好,哪一个地方受的冲击就小。所以,根据实际的经验告诉我们,还是不要失去信心,这是一条必由之路。当然,我们也要看到这个事情也不是轻而易举,不是说转化就转化的,要做很多的工作。为什么说了十几年这个转化都不够呢?总体来说,我们以前也讨论过,是两方面的问题,一方面是增长方式的转变,还有发展方式的转变体制性的障碍没有消除。比如说GDP成为一个政绩的主要的指标,比如说政府仍然有很大的支配资源的能力。于是,就动用这种能力来保证政绩,就是GDP的快速增长。比如说我们的财税体制上,存在很多促使各级政府必须要用大量的资源耗费,来实现GDP的高速增长,否则他的财政状况就过不了日子,诸有此类的情况很多。

  另外一个方面,就是能够鼓励创新这样一个的体制,用我的话来说就是一个法制市场的经济体制,这个体制没有建立起来。所以,这个体制对于创新不但没有鼓励的作用,而且往往阻碍了创新。我们现在经过30年的改革,我们的技术创新能力,应该说有很大的提高。但是,这些技术创造的产业化是障碍重重,这样的例子可以告诉你很多。所以,如果不能够像秦先生讲的,重启改革议程,扫除这些体制障碍,建立起一个有利于创新,有利于新的技术、新产品、新材料、新能源产业化的法律制度,以及政治体制的话,虽然我们领导让一再强调让转变发展方式,但是实现起来就比较困难了。

  所以,现在经济工作会议对任务是明确的。我们现在应该做什么的呢?第一,就是要认真讨论一下,到底我们经济增长和发展的方式,应不应该转变、怎么才能够转变?第二,需要总结一下,到底我们为什么讲了十几年,它这个转变成效甚少。我们说远水救不了近火,如果天天都这样看,在过十年不是还这样吗?远水也说了十几年了,如果我们从95年就开始做起的话,远水应该引过来了,有些地方、有些行业、有些企业也做出来了成绩,所以我们应该总结到底我们问题出在了哪里?

  这是我说一个最近出的事情。诺贝尔奖金获得者、世界增长委员会主席和内生增长主要的带头人,前些时候在中国调查研究,他们想对中国的下一个五年规划提出一些建议。到了我们的领导部门,领导部门一些高级官员给他们做了一个剪报,详细的介绍了“十一五”前的状况、背景、争论的主要议题,以及讨论的结果,他们两位听了以后非常的满意,说讲的非常清楚,而且我们的“十一五”规划对于增长方式转变,提出的一些主要途径和主要的措施都非常好。但是他们有一个问题,为什么执行的结果并不是那么理想呢?他们大概问了好多人,也问了我,我没有给出一个让他们信服的答案,我想这件事情我们还是要做。总结一下我们说了十几年,关键不克服这个问题,我们要很稳定的走出危机,实现长时间的持续、稳定增长是没门的。但是,我们要问自己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在十几年中执行的情况,跟我们认识到的情况的水平问题很大?出现了哪些问题?我们如何在今后加以补救,使我们做得更好,这样我们就能够真正的抓住这个机会,也许使得我们的经济真正能够撑得起我们现在作为经济的一个主要的基地这么一个地位。谢谢大家!

年会议题
  • 会议时间:
    2009年12月18日 星期五 8:00-8:50
  • 会议时间:
    2009年12月18日 星期五 9:00-9:05
  • 会议时间:2009年12月18日 星期五 9:05-09:35
  • 会议时间:2009年12月18日 星期五 09:35-11:20
  • 后危机时代世界宏观经济发展对亚洲及中国经济走势的影响
  • 后危机时代政府角色的变化与刺激政策退出时机
  • 2009年中国经济状况及2010年中国经济走势
  • 2010年的中国宏观经济政策
  • 中国经济的热点问题:天量信贷对银行、金融系统和各产业带来的影响;资本流动性过于充足带来的挑战,4万亿刺激计划在2010年的执行等
  • 会议时间:2009年12月18日 星期五 11:20-11:30
  • 会议时间:2009年12月18日 星期五 11:30-12:40
  • 后危机时代的国际货币体系与金融监管的改革
    人民币国际化面临的挑战,人民币进行跨境贸易结算试点进展分析
    人民币汇率制度改革的现状及前景
    金融机构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的调整和创新
    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所承担的角色和作用

  • 会议时间:
    2009年12月18日 星期五 12:40-14:00
  • 会议时间:2009年12月18日 星期五 14:00-14:20
  • 会议时间:2009年12月18日 星期五 14:20-15:50
  • “国进民退”的趋势是否符合改革开放的根本方向
  • 产业结构调整与企业深化改革面临的机遇和挑战
  • 国有股权多元化与社会化
  • 垄断行业中国企的作用与改革
  • 国有企业与民营企业之间的兼并与重组
  • 会议时间:2009年12月18日 星期五 15:50-16:00
  • 会议时间:
    2009年12月18日 星期五 16:00-17:30
  • 资本市场的监管
  • 创业板推出的意义、前景及其对主板市场的影响 
  • 中国资本市场多元化结构改革的发展和前景 
  • 中国资本市场的国际化进程,从QFII/QDII到国际板 
  • 新股发行与资本市场泡沫风险的产生及防范
  • 会议时间:2009年12月18日 星期五 17:30-17:50
  • 会议时间:2009年12月18日 星期五 17:50-19:00
  • 会议时间:2009年12月18日 星期五 19:00-20:30
  • 会议时间:2009年12月18日 星期五 20:30-22:00
  • 夜话一:中国房地产政策与市场变局
  • 中国的房地产市场:高速上涨的价格背后:泡沫与否?如何调控与防范?
  • 上半年地产市场的迅速回暖亦或在酝酿更大的泡沫? 
  • 二次房改是否会实施,国家房地产调控政策何去何从? 
  • 金融发展对住房消费、信贷质量及税收的影响
  • 夜话二: 全球气候变化与中国的可持续发展
  • 哥本哈根气候变化峰会与中国政策回应
  • 新能源发展的现状与悖论(风力发电究竟是否产能过剩;光伏发电产业列为被控制产业后如何发展) 
  • 绿色能源融资的现状与机遇(绿色能源投资面临春天还是冬天?碳交易的潜力与碳金融的走向) 
  • 如何通过社会创新,改变中国的经济发展模式?
  • 夜话三:中国媒体文化产业变革的滥觞
  • 文化体制改革与文化创意产业的出路
  • 经营性出版社转企改制与民营资本的救赎 
  • 管理层收购与新兴媒体的合纵连横 
  • 资本对传媒产业发展的驱动
  • 版权声明:
    《财经网》为《财经》年会唯一网络发布平台,《财经》年会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图表等)未经《财经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使用本年会任何作品。如需转载,请与010-85650611 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和链接,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90027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56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