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网》首页 杂志 会议 我的财经 订阅中心 English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财经》年会2010:预测与战略
后危机时代,中国与世界的经济前景     2009年12月23日 15:55
字号:

  (会议实录)

  何力:谢谢尚主席的演讲。下面,我们正式进入今天年会的第一个议题“后危机时代中国与世界的经济前景”,有请本场主持中银国际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首席经济学家、博源基金会理事兼首席经济学家曹远征先生和诸位嘉宾上台就座。

  曹远征:欢迎大家进入这样一个议题,讨论一下后危机时代世界经济和中国经济的前景。

  我们知道,2009年注定是世界经济市场不平凡的一年,年初各国联手应对金融危机,年末各国联手应对气候变化。无论是金融危机还是气候变化,都对人类经济产生重大的影响,对我们未来的经济增长方式、运行机制,乃至生活方式都有重大的影响。在这样一个时期,讨论未来经济的变革就非常重要。

  今天我们请到了几位重量级的嘉宾,一位是招商局集团董事长、博源基金会理事长秦晓先生,另外一位是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博源基金会理事高西庆先生,第三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统计局总经济师姚景源先生,第四位是摩根士丹利亚洲主席史蒂芬·罗奇先生,还有德意志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博源基金会特约经济学家马骏先生,他们5位将会给我们发表精彩的观点。首先,有请秦晓先生。

  秦晓:大家早上好!

  我今天讲的题目是《后危机时期的中国经济》,我们分几个问题讲一讲。

  简单回顾一下,是一个“V”型的复苏,一方面我们是取得了很大的成功,率先走出衰退,进入了后危机时期。另一方面,也要看它还是有一些代价的,这个代价大概是20万亿的固定资产投资,9.7万亿的银行贷款,M2增加了大概30%,这个事情会留下一些问题,留到后危机时期。主要的一个问题,一方面复苏的稳固基础还不够,一些终端需求、私人部门的投资还没有跟上来。另一方面,资产泡沫和流动性问题已经凸显,这是后危机需要去应对、处理的两难的问题。

  第二个是我们长期以来关注的发展模式、产业结构,可能因为这次注血,也被延缓了,或者是变得更加复杂了。

  我们启动一项重要的面对后危机时期的政策是怎么稳固经济基础,我讲一些我个人对于统计指标的看法,我提出了6组的统计指标,我觉得这是我们观测经济复苏重要的指标。首先是同比和环比的问题,到第二季度的时候,可能上半年环比的年化率大了18%,到了第三季度的年化率是9%,这样两个指标环比的年化率和同比最后是8.5%重叠。我的想法是,我们在经济波动比较大的时候,可能要关注一下环比,我们现在经济当中也开始使用这个指标,当然会逐步加大力度,它会预先显示这个拐点。

  第二个是非政府部门的开支和居民消费。我们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并没有区分非政府部门的开支,社会商品零售总额也没有区分居民和政府的。对于企业层面,我想有三个指标是非常关键的,一个是产能利用率,一个是库存变动,还有一个是资本性开支,当然最后一个是盈利。产能利用率现在没有公布这个指标,但是据我们了解,利用率还是偏低的,库存有一定的恢复性增长,资本性开支情况并不活跃,盈利同比负的情况在缩减,到了年底会有正的情况。CPI和PPI的价格,CPI明年有温和的增长,但是我越来越感到比我们想象得来得快、来得猛,就是3到3.5,也可能会突破这个指标。资产价格的上涨,是更猛了,而且已经呈现某种程度的泡沫。

  还有一个是出口和可贸易产业,因为我们这次外需受的影响更大一点。跟外需相关的,主要包括了出口加工业,还包括了跟出口加工业相关的一些,比如说港口、航运等等。如果大家看这些领域的增长还是负的8%左右,这些比较滞后的指标要看。

  还有新增就业和城镇化,我们在同一指标中没有完全反映这个问题,2000多万的农民工返乡也没有反映。总的来说,我们还是用的产出法,不是一个支出法。所以,在统一指标中,会有一些差额,大概总的概念是可能过高估计了投资。比如说土地、旧厂房,都算固定资产投资,实际上它是不真正属于产能的,我们过低估计了消费,但是这并没有改变我们对于中国经济的基本判断,还是过多地依靠投资、出口,而不是消费。

  我觉得后危机时期有两大问题,除了刚才讲的巩固复苏基础之外,还有管理流动性和政府的择机退市。我想我们宏观的经济政策,应该具有一定的前瞻性,因为宏观的经济政策的核心就是管理预期,它就是相继预测,要有一定的灵活性。一方面我们讲要保持它的稳定性,这次金融危机也提出了它的灵活性。如果说08年是经济危机来临的一年,09年是各国政府去提出救市的方案、刺激经济发展方案的一年,那么2010年应该是各国政府开始退市的一年。我们的退市、流动性管理,可能会变成明年很重要的题目,也不排除明年上半年加息的可能性。

  还有一个是转换模式的问题,因为对这次危机的起因有几个看法,包括了美国金融政策、全球金融秩序的不合理,全球经济形成了中国生产、美国消费的模式,我想这种都是造成失衡的原因。所以,需要做一些再平衡的工作,当然这个再平衡是一种调整,是为了达到更高层面的平衡,而不是退到冷战的情况下。要说从大的方面讲,这次失衡很重要的原因,是因为冷战后全球经济一体化的情况下,美元实际上支撑不了全球的贸易。

  我觉得调整结构从供给方面讲,一个是产能过剩的问题,一个是优化结构的问题。我们注意到西方去杠杆化是一个很痛苦的过程,不管是政府、企业、金融机构还是个人,我想对于中国来讲,去产能化也是一个比较具有挑战性、比较痛苦的过程。我们实际上在这一轮经济复苏中,并没有开始做这个事情,只是提出来了。我想,2010年可能是一个重要的关键词,就是去过剩产能化。

  当然,还要提高农民的收入,还要增加劳动报酬在促进收入中的比重。农民的一个核心问题是土地的问题,我们城镇化的过程中,城市发展的过程中征收农村建设用地,是用征收的办法,并没有区分公益性和商业性的。按说如果是商业性,应该把一部分的差价,政府拍卖出来价格的差额返给农民。如果是公益性的话,国家可以做一些征收。但是,这部分的钱就进了地方政府的财政。地方政府财政94年分税制以后,地方的势权越来越大、财权越来越小,所以地方政府有一块缺口,这块缺口就找到土地。一方面是从土地征收这个环节,没有给农民返回应得的部分。另一方面是从开发和销售的环节,也征收了一些税。大概跟开发商的净收益差不多,就是不算土地,这一块也没有全部用来建经济适用房和廉租房,所以使得地产的供给结构是比较扭曲的。

  当然,这个事情要从根上解决,要解决地方财政的来源问题,否则现在地方政府土地和房地产的收入占了一半以上,这是需要解决的问题。如果这个问题不理顺的话,我想农民也没有得到应有的益处,弱势群体和一些低收入的群体,也买不到房子或者是住不到房子。那么,这个房价又变得很高,而且地方政府越来越追求高房价。

  劳动报酬的分配,是和我们工业化的重化工路线有关的,使得有机构成越来越高,分配向资本倾斜,这是一个问题。我们应该更加大服务业的比重、劳动密集的比重。还有一个问题,国家资本的社会化,就是国家可以利用补助把国有企业这部分的股份,通过股市或者是其他有序的方法把它社会化了。

  最后讲一下启动改革议程。我觉得进入本世纪,或者是本世纪这9年的时间,中国经济是高速发展的。以前有亚洲金融风暴,在这以后也碰到了全球的金融危机。在这个期间,改革实际上进入了一个疲劳期,就是没有重大的改革,我想都是危机来催生改革的,我们有理由期待这次危机使得中国可以重启改革。

  主要有几个方式,一个是改变政府的职能,我们有一个发展主义政府的模式。当然,很多人出来为这样的模式辩护,我们自己也认为我们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但是在现代经济中,政府应该是通过二次分配解决公平问题,提供公共产品,抑制经济周波这样的一些功能,不需要直接去进入控制经济资源、参与经济市场的竞争,这是一个需要研究改变的问题。

  第二个是要推进要素价格和公共事业产品价格的改革。我们市场化的过程中,这些都是题中应有之议,要素价格包括了能源价格,也应该包括资本价格,就是汇率形成机制,这些都长期积累,使得我们国家不能真正反映我们的成本,有一些甚至补给了国外人。所以,我想在这两者比较起来,当然要素价格先动比较容易一点,汇率也应该提出一个路线图和目标,逐步使人民币变成可兑换的货币和国际化的货币。

  当然,还有国有体制的国企改革。我想在大家讨论的国进民退、国退民进、强进弱退很多的概念,在我看来从微观的角度讲,这不是一个真命题,但是从宏观的角度来讲确实是一个真命题。微观的层面讲是怎么搞好的问题,宏观的层面讲是要不要搞的问题。我觉得这是我们计划经济的遗产,这个遗产要通过有序的随着经济发展和国民收入提高,有序地把政府所拥有的财富分散到民众去。就是我们看到西方也走过这个道路,它是从私人手中扩展到民众中,我们要从政府手中扩展到民众中去,这就是资本的社会化。但是,这个事情要有序、公正、有效的进行。

  我们现在面对的也不是一个现代化的进程,是一个社会转型的进程,也需要进行一定的政治改革,使得我们的政府具有现代政府的功能,民众具有对公权的约束、对于私权保护的制度安排,也使得我们的社会具有更大的包容性。

年会议题
  • 会议时间:
    2009年12月18日 星期五 8:00-8:50
  • 会议时间:
    2009年12月18日 星期五 9:00-9:05
  • 会议时间:2009年12月18日 星期五 9:05-09:35
  • 会议时间:2009年12月18日 星期五 09:35-11:20
  • 后危机时代世界宏观经济发展对亚洲及中国经济走势的影响
  • 后危机时代政府角色的变化与刺激政策退出时机
  • 2009年中国经济状况及2010年中国经济走势
  • 2010年的中国宏观经济政策
  • 中国经济的热点问题:天量信贷对银行、金融系统和各产业带来的影响;资本流动性过于充足带来的挑战,4万亿刺激计划在2010年的执行等
  • 会议时间:2009年12月18日 星期五 11:20-11:30
  • 会议时间:2009年12月18日 星期五 11:30-12:40
  • 后危机时代的国际货币体系与金融监管的改革
    人民币国际化面临的挑战,人民币进行跨境贸易结算试点进展分析
    人民币汇率制度改革的现状及前景
    金融机构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的调整和创新
    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所承担的角色和作用

  • 会议时间:
    2009年12月18日 星期五 12:40-14:00
  • 会议时间:2009年12月18日 星期五 14:00-14:20
  • 会议时间:2009年12月18日 星期五 14:20-15:50
  • “国进民退”的趋势是否符合改革开放的根本方向
  • 产业结构调整与企业深化改革面临的机遇和挑战
  • 国有股权多元化与社会化
  • 垄断行业中国企的作用与改革
  • 国有企业与民营企业之间的兼并与重组
  • 会议时间:2009年12月18日 星期五 15:50-16:00
  • 会议时间:
    2009年12月18日 星期五 16:00-17:30
  • 资本市场的监管
  • 创业板推出的意义、前景及其对主板市场的影响 
  • 中国资本市场多元化结构改革的发展和前景 
  • 中国资本市场的国际化进程,从QFII/QDII到国际板 
  • 新股发行与资本市场泡沫风险的产生及防范
  • 会议时间:2009年12月18日 星期五 17:30-17:50
  • 会议时间:2009年12月18日 星期五 17:50-19:00
  • 会议时间:2009年12月18日 星期五 19:00-20:30
  • 会议时间:2009年12月18日 星期五 20:30-22:00
  • 夜话一:中国房地产政策与市场变局
  • 中国的房地产市场:高速上涨的价格背后:泡沫与否?如何调控与防范?
  • 上半年地产市场的迅速回暖亦或在酝酿更大的泡沫? 
  • 二次房改是否会实施,国家房地产调控政策何去何从? 
  • 金融发展对住房消费、信贷质量及税收的影响
  • 夜话二: 全球气候变化与中国的可持续发展
  • 哥本哈根气候变化峰会与中国政策回应
  • 新能源发展的现状与悖论(风力发电究竟是否产能过剩;光伏发电产业列为被控制产业后如何发展) 
  • 绿色能源融资的现状与机遇(绿色能源投资面临春天还是冬天?碳交易的潜力与碳金融的走向) 
  • 如何通过社会创新,改变中国的经济发展模式?
  • 夜话三:中国媒体文化产业变革的滥觞
  • 文化体制改革与文化创意产业的出路
  • 经营性出版社转企改制与民营资本的救赎 
  • 管理层收购与新兴媒体的合纵连横 
  • 资本对传媒产业发展的驱动
  • 版权声明:
    《财经网》为《财经》年会唯一网络发布平台,《财经》年会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图表等)未经《财经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使用本年会任何作品。如需转载,请与010-85650611 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和链接,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90027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56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