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平:利率市场化 银行面临两大挑战

本文来源于《财经》新媒体 2013年09月16日 11:09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在论坛上表示,银行利率市场化面临的挑战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第一、挑战银行的盈利能力。银行业未来一段时间利润增长速度明显会放慢。第二、挑战银行的风险管理能力。未来商业银行会面对过去罕见的相关风险。

  以下为连平发言实录:  

  感谢中欧邀请我,提供了一个跟大家交流的一个很好的机会。

  刚才两位演讲者做了非常好的演讲,很有启发。我在这里想跟大家交流一下关于利率市场化对银行业带来的挑战以及我们的机遇,当然主要是挑战。

  我想大家对利率市场化,对于银行业带来的负面影响我想可能我们听得很多。我们大致梳理了一下,这个挑战或者说压力、或者说负面的影响,主要是两个方面。

  方面一:挑战银行的盈利能力。银行未来一段时间整个行业的利润增长速度明显会放慢。

  方面二:挑战银行的风险管理能力。未来商业银行会面对过去所不太多见的相关的风险。

  说到挑战盈利能力,未来盈利增速会下降,我想大家也一定会很清楚,就是利差收窄、息差的收窄。这个从全球的银行业来看,绝大部分国家推行利率市场化之后,这是出现的一个必然的现象,但是我认为在中国现有的环境,包括经济结构,包括我们的制度环境以及我们的政策运行的趋势,我们认为中国的利差收窄和息差收窄会有它自己的方式。我们总体认为贷款的利率应该说不会有明显的大的变化,不会像国际上有些国家所出现过利率市场化推行之后,贷款利率明显下降,存款利率明显上升,就是这样的一种两边向中间走的这种利差收窄的态势。但是我认为中国银行业来说,我们对贷款利率未来的运行态势,我们的看法还是认为比较平稳的,可能会出现较短时期的一个贷款利率的小幅度的下降,但是总地来说,中长期来说,贷款的利率还是会以上升为主,甚至于也有可能不出现下降的阶段,理由是什么?理由就是在中国对资金的需求,目的这个阶段来说还是需求非常大的。

  我们看到最近这两年,尤其是今年虽然从中央银行所统计的,银行业贷款的加权平均利率来看,从年初到现在是有所下降的,但是整个社会融资利率水平来看,应该是明显上升的,尤其是涉及到平台跟房地产的非信贷的融资,这个利率水平是都在,平均水平在10%左右,甚至于更高,这样就把整个市场的利率水平给抬高了,这背后就是中国经济发展对整个融资的需求比较大。

  可能有的人会说,其他的融资方式发展了,直接融资发展了,非银行信贷的什么信托、委托什么都在发展。是的,但是还不足以满足中国经济体对融资的这种需求,我们看到平台也好,房地产也好,还有其他的很多行业,虽然前一阵子制造业融资的需求有一定程度的萎缩,但是整体来看融资需求还是比较强的,尤其是我们的地方政府,在发展经济方面有很强烈的这种愿望,然后推动着他所管辖的这个地区当中的许多经济主体在往前跑,对融资形成了很大的需求。再说直接融资这块儿的发展速度还是不理想的,就是我们要把直接融资,主要就是信贷以外的,包括还有其他的,也是类似于信贷的,都撇掉,主要是股票和债券这个融资,这个市场的发展依然还是不理想的。

  股市我们就不说了,债权市场这些年虽然有长足的发展,但是它的速度还是相对有限的,它的规模对整个融资规模对整个融资结构的影响还是有限的。所以我同意刚才张行长讲到的,整个融资体系来说,依然还是以银行业为主。所以现在连发行债券,最后监管部门回过头来发现,最后债券发行的是企业,最后买的还是银行,这种状况短期内是难以改变的,问题是什么?就是除银行业以外的其他的金融业的规模太有限了,尽管今年以来信托有了一定程度的发展,当然一年中间发展的速度还是够快的,整个占的比重还是比较小。像信托业、保险(放心保)业这些比较大的行业,还有基金这些行业,将来是不是能够做到相当的规模以后,在银行间市场也能够占到和银行差不多的半壁江山,那这个格局就会发生很大的变化。现在看来还是有很大的差距。

  对银行业来说,非常高的融资的需求,显然对银行贷款利率的回落,应该说会起到很强的推动作用,就是会阻止它的回落。

  还有一点非常重要,就是政策,我们现在也看到了多少年来放了很多贷款,信贷跟GDP之间的关系,M2跟GDP之间的关系,今年以来讨论得很多了,我想大家都非常清楚,那么政策所释放的信号,今年以来就是不希望推行相对比较宽松的货币政策,更不要说明显宽松的货币政策,长期的一个周期的目标就是希望能够保持一个稳健的,甚至于是偏紧一些的货币政策,通过长期的这种政策的实施,来改变目前货币存量非常大的这种状况。那么将来这个环境很长一段时间不大会改变。

  其实最近这两天,总理在达沃斯论坛上透露出来的信息,其中有一两句话是跟这个有关的,所以我们完全可以理解,完全可以明白,货币政策今年以来,在经济持续回落的过程当中,依然坚持不降息,依然没有下降存款准备金率,其实它背后有很深刻的含义,有对中长期趋势,货币政策的把握。这个意义在中间。

  所以从长期来看,这样一个货币政策的环境,也是将来贷款利率难以大幅度回调的一个重要因素。

  再看存款,存款各国在实施利率市场化之后,普遍经历了一个明显上行的一个过程,在中国现有的情况下,我想跟国际上这点不会有太大的差异,就是说放宽存款上幅的限制之后,或者说取消了限制之后,存款的利率一般会向货币市场的利率来靠拢。现在我们一年期的存款利率是3多一点,而一年期的货币市场的利率是4多一点,大概差一个百分点。当然理财产品一年期的更高一点,大概是4.5多一点。所以如果一旦放开,它向货币市场靠拢的这种可能性是比较大的。

  那么背后对存款利率上升的压力更大的还是来自于我们刚才讲到的这个大的环境,整个这个环境既然对融资需求是非常大的,整个这个环境既然货币政策是偏紧的,那当然市场的流动性就不会很宽松,流动性还会保持在一个相对偏紧的状态,这个从我们今年的货币政策中间确定的M2增速13%,比去年要低一些,已经反映出来了,我相信以后多年,M2的增速应该不会往上走,能够稳定在13%已经不错了,甚至还可能它的调控目标还会有所下降。

  所以这样一来,整个市场的流动性还是偏紧的,再加上目前有存贷比的监管,既使是将来存贷比的监管做一些改善,或者说若干年之后,取消了存贷比的监管,但是大的环境依然决定这个市场的流动性还是偏紧的,各家金融机构对存款,对它来讲还是一条生命线,所以说这样的话,放开之后很容易导致较短的时间当中,比如说两三年,当然它里面有存款产品结构的调整,到期、期限等等各种因素,会很快地带动存款利率的明显上升。

  那么我们从今年上幅10%以后,各家银行基本上把这个存款利率都顶到10%,就可以看到这样一种状态。那么以后这种状态可能会有一些波动,但是总地来说大的格局不会有变化。所以这样的话将来利差的收窄,包括利差的收窄,是以贷款利率没有太大的变化,而存款利率迅速地上升来加以实现的。

联系我们 会议通知订阅
 有关《财经》年会、论坛的合作及参会事宜,请联系会议部
刘女士 +8610-85657519
传真:+8610-65885022
conference@caijing.com.cn
中国北京朝阳门外大街22号泛利大厦19层 (100020)
如果您对《财经》会议有兴趣,我们会第一时间将最新会议情况发送给您。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90027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56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